076AN

老子才不服输。

跟我走吧。



一起走吧。你的五指伸入她的指缝,带她往前走去。


这是私奔吧?她指着你俩十指紧扣的手,憨笑着问,随后又握紧了几分,生怕自己说的话会让你感到不高兴后然后将她抛下似的。


你感受到掌心被更加握紧的气力,嘴角扬起一个无奈的笑,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虎口,试图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如果我正带着你朝地狱的方向走,你还会像这样跟着我吗。你顿了顿,像在思索些什么似的,但脚下的步子一刻也不停,而后又接着说。这样这样…义无反顾的。


她本像一个人偶娃娃任由你带着她走的,可却在你说这些的时候突然停在原地狠狠把你拽住。


我不要你去地狱。她总是这样认真,就如同现在一般,眼圈发红,泫然欲泣,仿佛下一秒就有豆大的泪珠会啪嗒啪嗒往下坠似的。她颤抖着,拉住你的手愈发使上劲了,含糊不清地再一次强调道。我不要。


你胸口一紧,本盘旋在脑海中的想法顷刻崩塌,见她这样,你怎敢轻易一走了之。你刚拂去她挂在眼睫上的泪水,不知怎的也跟着落下泪来。如潮涌般涌上心头的委屈将你淹没,你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不要走,好不好。她另一只手死死抓着你的衣角,湿润的双眼里有流光逆转,你就是败给了这样的人啊。生性柔软,哭泣的时候惹人心软,笑起来连阳光都暗淡。如果你一定要走,一定要带我走。


好。风仿佛应声吹起来了,你感到神清气爽,一定是因为看到了她眉眼弯弯的模样的缘故吧。你把她抱了个满怀,贪婪的将阳光的味道深深吸入肺里。


很痛啦!她嗔怒,象征性推了推你,也没使什么劲。我一直以为你没有恐惧的事情呢,原来你也会害怕呀。


笨蛋。你埋在她的发丝里,闷闷地回道。我又不是机器人,当然也会害怕。以前我就已经害怕了很多事情,现在害怕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语罢,你在她的颈侧落下一吻,吸得发狠了,将她疼得厉害,于是你又在发红的吻痕上轻舔起来。


现在我最怕失去你。






- to be continued -










「一起走吧。」

你是個比傻瓜還要笨的人啊。

沒有我在身邊的話,

好不安啊。

所以,

跟我走吧。

                             ———《她的日記》

双向暗恋。



踏青时,她不小心看到了你放在包里的那封,偷藏起来的情书。


于是她别扭地用折下的树枝戳着水泥地,看着一串排成列的蚂蚁,嘀嘀咕咕似的问,榆木脑袋也会有喜欢的人吗?


你不说话,也跟着蹲下来,然后将水瓶里剩下的水倒在了蚂蚁前进的前边。


她惊呼,你干什么!


你指着绕开了那滩水的蚂蚁们说,你看,我喜欢的人就像这些蚂蚁,她眼中只有她该走的路,而我就是那滩水,她也许只把我当作一个阻碍。


她蹙眉,更小声地说,你才不是阻碍呢。


你眯起眼,笑得温暖如春,凑近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可你就是我说的蚂蚁,我喜欢你。


你不顾她的呆滞,唇瓣在她的脸颊轻轻蹭过,那一吻轻得像是摇摇晃晃飘上湖面的羽毛,泛起层层涟漪,惹得她面上一红。


她反应过来想要骂人,可你已经朝着落日的方向不断跑去,她只好乘着风,拔腿狂奔,不断的、不断的,靠近你。


她会抓住你的,还会咬住你作祟的唇,叫你一句情话也说不出来。她会发现你不是榆木脑袋的,因为你回吻时的小动作里暴露了你平日里遮掩得很好的欲求不满。


她很喜欢你,一如你喜欢她那样。







- to be continued -









「想到你,我就會不由自主的柔軟起來。」

                                         ——《她的日记》

[无梦之梦]

#凉薇

#ooc警告

#拙笔


战前。


“你在写什么?”


吐息的温热惹得耳根发痒,莫甘娜握着笔的手一颤,接着缓缓盖上了自己的笔记。她垂下眼,置之不理,于是耳后的瘙痒感渐渐地消失了,她顿时生出一种这是在梦中的感觉。


她们的安全距离始终保持在朋友的范围之内。


“我在抱怨……”她自言自语道,脸上又挂起平日里万般无奈的微笑。“某人每天对我不温不火的态度呢。”


她不敢再直视那人,就连睡梦中也亦是如此。她对那人造成的伤害她又该如何弥补呢?她的爱慕,在那个人的心里到底有几分真呢?不,那人又有多少是在乎我的呢?


本着在梦里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想法,莫甘娜叹了口气,站直了身子。


“……”


蔷薇知道这是在说自己呢,她伸手触在了笔记的封面上,板着张脸,不笑也不恼。


“那我能看看吗?”


莫甘娜蹙眉,对那人的询问感到不解,这人连梦里都要侵犯到底了吗?


“当然不行。”


这可是自己不能泄露的隐私。就算是梦里也不能让她知道。我可不想让她再对我留下更不好的印象了。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莫甘娜抿嘴朝她笑笑,将笔记收了起来。蔷薇也不执着于此,默默走到了一旁。


“有时候想想,这样追着你跑,一定会惹你不高兴吧。”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莫甘娜望着窗外的宇宙,又觉得真实无比。“你讨厌我,憎恨我,我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


时空基因,一开始只是我所追寻的目标。冥冥之中,是那位古老的神指引着我明白了这一切,直到遇见了你,蔷薇。遇到你,我才明白什么是珍贵之物,什么是爱你所爱,想你所思,对你的爱慕,不知何时早已深入我心。


你是一株满身荆棘,刺手又美丽的蔷薇,绽开在我心底。我把你种在无人之地,即使被扎得满手创伤,也要把你护在心尖。我只愿为你,许下唯一的诺言。


“……”


蔷薇微微张开了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她看着莫甘娜的背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又了解多少?又能为之付出多少?说到底,在她心里,芥蒂到底是什么呢?是弑父之恨吗?不、不,她不知道,也许仇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凉冰。明明听着应是寒冷刺骨,但接触起来才会知道,凉冰拥有怎样的温暖。一个拥抱就足以融化整个冬日的严冰了。


“蔷薇,我啊……”


愿成为你的守护天使。为你拔剑而战,为你收起翅膀,不离不弃,直至永远。


誓言凝聚在舌尖,又化作了勉强的笑容,这口头的承诺,未来又怎知能否兑现?与其束缚住对方,不如给她她所想要的自由。


“什么?”


蔷薇指尖微颤,眉间紧皱成一座小山,总觉得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着,胸口一阵闷疼。


“我是,天使的女儿——”


是了,这又怎么会是梦呢?真是,自欺欺人啊。


“魔鬼。”


莫甘娜转过身,终于对上了蔷薇的眼睛。


那双眼里依旧充满了光,面对窗口,所以宇宙的万千星辰现在也陈设其中。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但那双眼里,始终没有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没什么,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罢了。”


收回目光,莫甘娜笑盈盈地端起了酒杯,缓缓走出了卧室。


是梦就好了呢。

part7.


听说涨潮时海浪充满了欢喜,

可潮落时浪花连云朵都不敢掀起。



part8.


在有月亮沉溺的海的边沿,

在被光芒照耀的浅滩上面,

你愿意为我从日落等到日出吗?

不惧黑暗和孤独,

就等我一个安静的夜晚。



part9.


春冬的水会很冷,还是等到夏季吧,

我想浪花也会很喜欢我T恤衫的颜色。



part10.


命数已尽,缘分至此。

去太空抓月亮


写篇年上特务张紫宁x年下奶狗小警察刘人语


金属弹壳穿过血肉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张紫宁慢慢摸上自己的左肩,指尖触及白纱布时,伤口传来丝丝刺痛。


【疼的话呼一呼伤口就不会再疼啦。】


疼痛之际,她突然想起了某位小警察的话。于是便往渗血的地方轻轻地吹着,试图以此来缓解疼痛的感觉。


是好多了。


弯起眉眼,张紫宁的梨涡深陷。


……


昨天深夜市里最大的局里逃走了一个特务,而特务左肩受枪击的消息隔天就通告了城市的所有警局。


最让刘人语不知所云的就是她才刚到自己部署的警局报道便收到了上面直传下来的抓捕命令。


捏着抓捕令,刘人语揉了揉眉心,她不可能不去在意抓捕令上的那个名字。


“你骗人。”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突兀地出现在本该只有她一个人的警署中,刘人语警服的一角被人轻轻地拉扯。熟悉的气息掺杂着薄荷清香窜入鼻腔,刘人语才只微微侧过脸,那人的发丝就抢着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中。


因为比起对方自己还要来的高些,所以刘人语稍低头就与那双此时正闪着光的、像是繁星皓月都包含在内的眼睛对上了。


“紫宁——”


你怎么会是特务?


单单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刘人语就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那张许久未见,回忆中美丽动人的脸此时却苍白无比,想来也是,毕竟左肩被子弹贯穿了,这种情况又怎么会平安无事?


“怎么了?”眨了眨眼,张紫宁仍未等到一个回应,索性伸出手环住了刘人语的腰,又收紧,像要把她深深地摁进自己身体里。“好累,让我抱抱。”


刘人语往后退了一步,来自颈窝的吐息的温热让她不知所措,酥麻感遍及全身。她感受着紫宁平稳的呼吸,愁着该把手放哪。


“你哪受伤了?我怕,碰着你了,你疼。”


张紫宁呼吸一窒,神色黯然地推开了刘人语,皱着眉头,她瞥见了刘人语手上的抓捕令。


刘人语看见了什么呢?短短几秒内,张紫宁的眼神从开始的难以置信变成了现在的冷淡,她似乎都能预料到接下来从那微启的唇中将会吐出怎样冷漠的话语。


可是没有。


“想看么?”那语气充满着笑容也无法掩盖的疏远和冷漠。张紫宁将毛衣的左袖往下扯,又走近了刘人语,仿佛要叫她把那绷带看个透彻,甚至看透那白布下的,她的血痂和皮肉。“你个骗子,呼呼完还是痛得不行。”


张紫宁说到最后都觉得有点委屈了,凭什么她满心欢喜来找的人是要来抓她的人呢?


粉嫩的肌肤被绷带上的血斑衬托得更加白皙,暗色的区域是不可窥视的更深处,或许是想起了疼痛的感觉,张紫宁泪眼婆娑着,那阵薄荷香味又席卷而来,将刘人语的思考能力搅得一团糟。等到刘人语回过神来时,自己发烫的掌心已经不由自主地触碰了对方的脖颈。


“所以?现在是要逮捕我然后再把我交给你的上司了吗?警察妹妹。”


张紫宁轻蔑地笑道,想要拍开刘人语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却被对方反握住。她不满的从刘人语手心挣脱,却又看到刘人语将手中的逮捕令捏作一团随手而掷。


一言不发刘人语就脱下警服,顺带连着兜里的警证一块儿扔到了桌上。


“我为什么要把你交给别人?”刘人语别过脸去,不敢再去看张紫宁,她想她现在耳根子一定红透了。“我管他什么正义,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张紫宁。”


【你是我的张紫宁。】


说不触动肯定是骗人的,张紫宁对这小屁孩的情话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她本来还在为对方要逮捕自己而感到失望的,怎么三言两语就被哄得舒舒服服的了呢?


使不得使不得,小孩子的话做不得真的。


于是张紫宁下意识地要去寻找刘人语的眼睛。因为眼睛是人最实诚的地方,她需要去确认刘人语说这句话的真实性,她迫切的想。


“真的吗?”


可当她将刘人语的脸掰过来和刘人语对视的时候,那双眼里竟没有了她以外的事物。


“真的,我只喜欢你!”


我知道啦。眼睛瞪得又大又圆的。


“像个二傻子。”


张紫宁忍不住笑起来,又揉了揉刘人语的脸,把她搓成了个球,最后亲在了刘人语被自己捏得嘟起的嘴唇上。


“带我走吧。”


“二傻子。”

理想中七海的内心。
HE应该就是这样的吧。侑保协爆哭。

Forget Me Not[幼儿园车]

*ooc预定
*医园/园医

1.

艾米丽放心不下艾玛,游戏结束后便带她逃离了庄园,她并不希望艾玛继续参加这场疯狂的游戏了。于是跑着跑着她们就来到庄园外的一个小村庄,开了家属于她们的小诊所,艾玛有时会带上她的工具箱去给其他人家修理些小东西,来到这里的这段日子,两人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富裕但至少不愁衣食。

说起艾玛,她是艾米丽的小病人,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在艾米丽心里已经不再只是当初那个傻傻对自己笑的小女孩子了,她渐渐成为了一个艾米丽能够依赖的人——即便她们相差了十岁。

艾米丽无法再将艾玛视作一个孩子是在那个夜晚。

她在酒精的作用下渐渐昏了头脑,她望着艾玛,却觉得对方今夜格外的动人。她怔怔地盯着艾玛,眼里尽是对方泛红的脸颊和舔着唇的舌头。她多想吻上那湿润的唇瓣……

她被自己冒出头的想法吓了一跳,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已经做好了明天歇业的打算。
她闭上了眼,只觉得头晕脑胀,再一睁眼,就看到了艾玛比先前靠得更近了的脸。当她们吻在一起时,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先她大脑一步做出反应的是她的身体。

扑鼻而来的不仅是浓重的酒气还有艾玛身上的花香,她贪恋似的乘着换气时的间隙去吸着艾玛的气味,然后伸手紧紧的拥住了艾玛的腰,时间越长她们吻得便更加热切,最后不知道是谁带着谁兜兜转转的来到了房间里。

艾米丽先失去了气力,腿一软便环住了艾玛的脖颈倒在了床上。她们相互看着彼此的眼睛,像是为了确认对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存在。暧昧的气氛早在她们吻起来的瞬间就存在了。而现在的她们,却不再只贪图从对方那里得到更多的唾液,她们都渴望着触摸对方的身体,而不仅仅只是唇齿相依那么简单了。

“你真美……”艾玛脱着艾米丽的衣服,炽热如炬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艾米丽逐渐露出的白嫩肌肤。脱到只剩下那两件湿濡的黑色内衣时,艾玛再也忍不住了,她如狼似虎地亲吻过艾米丽的喉、锁骨……然后停在了










https://shimo.im/docs/nrBY4pYazAAbCKIB/ 

[darling in the franxx]nothing else【196x015】

#ooc注意⚠️



偌大的花园和与之相比稍显逊色的水池,还有起舞着交织在风里的花瓣,那儿入眼即是美丽的事物。


一步比一步更轻盈,盘起了紫发的女孩像要飞起来似的,慢步走向了花园中央。没走几步,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笑着抿起的嘴也染上了甜蜜的味道。


她本来是要抬手去捂住自己那张偷笑的嘴的,但想起周围除了她们再无任何人后又任由笑意充满了整张脸,而她目之所及处是一位蜷成了团躺在花丛中的女孩。


与以往不同的是,睡着之后,那女孩的眉宇间便尽数柔和,蔚蓝的发丝掺夹着三两片白色的花瓣儿,就连脸颊上也有片花正静静地躺着。


“既然已经有人做了不被允许的事情了的话,就算再犯也没关系了吧?”


郁乃在莓的身侧停下,取下了她脸上的花瓣后轻抚过她熟睡的脸,继而拨开了那缕略长的刘海,在她的额间轻吻。


明明用的是相同的入浴剂和洗发水,但却与我完全不同呢。


窜入鼻腔的究竟是花香还是洗发水的香味呢?郁乃分不清,二者已经搅在了一起。


直起身子,郁乃顺着莓微颤的睫毛看了下去。越是仔细的打量她越是觉得莓漂亮,而且漂亮的地方还有好几处。不光是纤细的手指,还有白嫩的脖颈、柔软的嘴唇……


随着目光的不断深入,她的欲望也开始蠢蠢欲动。


“莓……”


郁乃的视线再次回到莓那张红润诱人的嘴上,她拽住了衣角,一点点的施力,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


焦躁和紧张分泌出的汗水使眼镜滑落至鼻尖。终于,郁乃闭上了眼,抿着嘴缓缓地俯下了身子。


柔软。


脑子被这样的念头填满,这令郁乃无法思考也无法动弹,甚至连把从耳后滑出的头发夹回去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她僵硬地紧抿着嘴,脸已经红了大半,即便这轻轻地触碰只是一个连唇齿相依都算不上的‘吻’。


直到她的这口气再也憋不住为止,郁乃都保持着那个姿势。她起身后就开始大口地吸气,越是换气留在唇边的香气便越是浓烈。等到呼吸调整好了,她再抬手去摸自己的嘴唇,倒像是还在回味刚刚的吻。


莓不适宜的突然翻了个身。郁乃被吓得往后一退,脸上的羞涩一扫而光,定定的盯着莓侧过的身子,以为自己的举动被对方察觉了。


“……时间是可以冲淡这份念想的对吧?”


算不上落荒而逃。


郁乃只不过是加快了脚程离开了而已。


等到那阵仓促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假装熟睡的莓睁开了眼,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耳根子红得不行了。


原来郁乃——


想着,莓立马捂住了嘴。


生怕自己的猜想会脱口而出。


……

[Darling in the Franxx](02x15)嫉妒。

某次实战过后的宿舍楼道里。(挑战一下近期喜欢的cp




“还在闹别扭吗?”




视野被粉色给覆盖,她索性别过脸去。




“我没有。”




狠狠皱紧的眉头毫无说服力。




“呃……”




因为挣扎而被更加用力固定的手腕感到疼痛,015发出了不甘的闷哼。




“你在说谎啊。”




湿润的吐息滑入耳内,突如其来的刺激使015下意识转过头来,这下子她与02的距离不再是一公分那么点儿了。02那双狡黠的碧绿眼瞳微弯,下个瞬间就在015的鼻尖落下了轻吻。




“不觉得你甜过头了吗。”




缓慢地吸气,就像在嗅着食物的香味似的,02的喘息声肆无忌惮的影响着015的神经。陈述句的问话带着一种确信无疑。




015紧咬下唇,过近的距离让她无法在02面前掩饰自己面色的羞红。她多想要在对方面前保持镇定,可那因心脏剧烈跳动而不止地颤抖却把自己的慌乱暴露得一塌糊涂。




“你别说话……”




这样下去我会变得更糟糕的。




015藏在半边刘海下的右眼随着左眼一起转动,视线飘忽不定,连说话都像是在水里憋气似的缥缈。她快撑不住因腿软而下滑的身体了。




“我腻死了你要负责的哦?”




身体的燥热再一次成为02压抑不住欲望的理由。




02禁不住吻上了015已咬得红润的唇,然后用她强硬的占有欲搜刮着015的口腔,索要着无尽的缠绵。




能够强烈的感受到对方的侵袭,被吻得几近濒临窒息的015,在意识模糊间再次想起了早上对方与青梅竹马发生的那些暧昧的事情,她再次不愉悦起来。




015眉角上扬,为了报复而咬住牙。




“嘶——”




015的心情在听到对方因舌尖流血的疼痛而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时好转。




于是她混着唾沫将对方余留在口中的血一同咽下,随即在对方炙热地注视下,嗤笑起来。